《绝世龙帅》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叶牧许婉清小说全文

2021-01-14 09:27:13 主角:叶牧许婉清 作者:我会开飞机
绝世龙帅 连载中

绝世龙帅

作者:我会开飞机 主角:叶牧许婉清

《绝世龙帅》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叶牧许婉清小说全文

《绝世龙帅》小说介绍

《绝世龙帅》是我会开飞机所编写的都市生活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牧许婉清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曾经他是人人眼中的废物,如今他至尊军主归来,却发现女儿住狗窝,老婆被逼改嫁,家人曝尸荒野!他怒了……...

《绝世龙帅》小说试读

第6章

裂土封王?

众人笑了。

那是什么身份?权倾天下的存在!

要真是这么牛逼,你叶牧怎么连个专车都没有?

陈学礼更是觉得受到了侮辱,他指着叶牧,厉声道:“你知道裂土封王是什么意思吗?”

“知道,北境的异姓王而已。”叶牧淡淡的说道。

"你要是编个我不知道,兴许还能被你蒙混过去,没想到你居然大言不惭到了这种地步,如今被我戳穿,还这么嘴硬!"陈学礼厌恶道。

场上的众人也彻底的倒向了陈学礼这边,对于叶牧,那是说不出的恶心。

“装逼就算了,还装了个天大的。”

“就是,还被人识破了,真够恶心的。”

“我要是他,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。”

看着众人的神色,各个讥讽嘲笑,许婉清只觉得无地自容,她怎么也想不到,在北境五年,叶牧竟是成了这么一个满口胡言的小人。

叶牧此刻则显得十分的淡然,他掏了掏耳朵,轻笑道:“区区一个副参将,能懂些什么,井底之蛙而已。”

“哗!”

场中喧哗一片,不多时,便是一阵谩骂。

尤其是许皓然,逮着这个机会,直接呵斥道:“真不知道谁是井底之蛙,自己落魄成这个鸟样子,还有脸和陈少对话,许婉清,这就是当年你下嫁的男人,果然只会丢人!”

“让人贻笑大方的东西!赶紧从我眼前消失,不然别怪我动怒。”陈少已经失去了耐心。

“还不快滚,得罪陈少,连累了我们许家,你能承担起责任吗?”许芳一半说给叶牧,一半说给许婉清。

曲艳气的浑身发抖:“叶牧,你要是不想气死我和婉清,就给我滚!”

叶牧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许婉清身后的多多站了出来,她怯生生的开口:“爸爸别走,陪我......我不要爸爸走。”

叶牧听到这真切纯净的声音,心头的怒意渐消,他张开手,多多便向着他的怀抱奔来。

“回去!”陈少冷喝一声,伸手便要将多多拦下。

“你敢!”叶牧霸气出声,双眸摄人,竟是吓的陈少呆在了当场。

叶牧将多多抱在怀里。

小家伙开心坏了,她一扫之前的委屈,胖乎乎的小手擦了擦眼睛,之后抱住了叶牧:“爸爸真好,我想爸爸。”

她稚嫩而脆响的声音感染着叶牧,让他心头渐渐的蔓延下来。

叶牧用鼻子蹭着多多的胳膊,亲昵的逗着她。

骨肉情深,许婉清内心不禁感慨,烙在血脉里的亲情终究是无法割舍的。

“疼~”

就在叶牧触碰到多多胳膊的时候,她突然喊了一声。

叶牧微微吃惊:“是这里吗?”

“嗯。”多多眨巴着眼睛。

只见多多的手腕上有一串细小的玛瑙晶石,五颜六色,在吊灯的照耀下,闪烁着动人的光彩,只是这光流于表面,且显得浮夸和黏稠。

“疼什么,小孩子就是矫情。”就当许婉清疑心凑上去的时候,曲艳不以为然的说道。

“我看事情没这么简单。”他将多多还给心急的许婉清。

碰了一下那串手链,顿时多多的脸色就发生了变化。

只见那手链上,有几颗珠子殷红如血,他心中预感不妙。

“看什么,这可是陈少送给多多的礼物,价值不菲,上面镶的可是珍贵的南非血钻和珍贵的碧玺,你别是对这个动了什么念头吧?”曲艳说道。

叶牧看向许婉清,不等她说话,飞快的将多多手上的那条手链夺了下来,紧紧的攥在手里,他满怀怒意的看向陈学礼:“好狠的手段,对一个孩子你都能下此毒手!”

“胡说八道,分明是你觊觎我送给多多的礼物,还在这里诽谤我?”陈学礼心虚道,莫非是被他看出来了,不可能,这事情做的如此隐晦,一个废物怎么能瞧出端倪。

“这手链根本不是什么血钻和碧玺,而是由蓝帆、温石棉、锆石,以及托帕石在磷光粉里泡过之后,串成的手链,这里面,前面三种石头都可以致癌,而托帕石更是罕有强烈的辐射,陈学礼!你未免也太过歹毒了!”若不是今日有许婉清在场,他当即便会掌毙这个小人。

叶牧所说的话,让众人一时分不出真假,场内鸦雀无声,陈学礼额头渗满冷汗,曲艳和许婉清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,尤其是许婉清,她几乎不敢相信,有人会对一个五岁的小女孩,下此毒手。

“真是疯了!陈少是什么人,他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,你这么说,分明是在指责陈少的人品有问题,信口雌黄,要不是我们深知陈少的为人,还真要被你唬住了!”许皓然在这个时候,跳出来巴结道。

有他这么一煽动,陈学礼的压力小了不少,他不动神色的擦了擦鬓角的汗:“就是,我陈学礼在中都是什么样的人,大家有目共睹,你不在的时候,婉清全托我的照顾,我更是视多多为己出,又怎么会加害于她,我看,你这废物分明是在污蔑我!”

“那好,我现在把它还给你,你敢要吗?”叶牧伸出手,将那串手链置于陈学礼眼前。

后者眼神惊恐,立时朝后退了两步。

“你怕什么?”叶牧再度向前。

“别过来,你!你!”陈学礼避无可避,眼看那串项链越来越逼近他的眼睛。

“干什么!几百万的东西!你说还就还,再说了,这是你的东西吗?”曲艳一个健步冲上来,从叶牧的手中把手链抢了回去。

叶牧心中一阵感叹,愚昧!

许婉清看着多多手腕上,之前戴过手链的地方一阵的乌黑,而且有红色的孢疹出现,神情立刻大变。

“妈!”她一下子将曲艳手里的手链打落在地上,“别碰!”

曲艳不是傻子,她也看到多多手腕上的孢疹,慌忙抽了几张纸巾来擦手。

陈学礼骑虎难下,事到如今,他只有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......这手链我也是托人购置的,如果真如你所说,我定不会饶恕他,现在我要回去彻查此事!”

“不送!”

许婉清强压心中的怒气。

陈学礼三步并做两步的走到门口,正想回头说些什么时候。

只听到门外“咔咔”爆响声不绝于耳。

奔驰乌尼莫克越野车组成的方阵,竟是直接碾碎了他的座驾,将他带来的车队撞的七零八碎,沉重的巨兽轰鸣声几乎让陈学礼站立不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