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神王令》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《神王令》最新章节目录

2021-01-14 10:15:36 主角:秦天苏酥 作者:绝代天骄
神王令 连载中

神王令

作者:绝代天骄 主角:秦天苏酥

《神王令》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《神王令》最新章节目录

《神王令》小说介绍

《神王令》是由作者绝代天骄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,情节精妙绝伦,扣人心弦,值得一看。《神王令》精彩章节节选:他消失的五年,世界上多了两块神秘的令牌,一块阎王令,见之必死;一块神王令,鸡犬升天,而他,便是两块令牌唯一的主人.........

《神王令》小说试读

第7章

“武山!”

“我送爷爷去医院。你立刻报警,全城封锁,无论如何要抓到凶手!”

“我要亲手宰了这畜生!”

铁凝霜怒喝。

别看她娇滴滴一个大姑娘,因为成长在军伍之家,从小习武,此刻红颜一怒,煞气爆棚。

武山却冷静了下来。

他发现铁雄虽然昏迷了过去,但是呼吸低沉,脉搏也很平稳。就好像是酣睡了一样。

回想秦天临走说的话,他犹豫了一下,道:“大小姐,此人必非常人!”

“能看出我的黑龙十八手,还知道老爷子是因为练老版七伤拳导致脏腑受损。”

“莫非,也是来自北境?”

铁凝霜楞了一下:“那他说,让我们六个小时后去苏家接他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难道——”武山有一个大胆的推断,但是不敢说出来。

“小姐,此事不宜声张。我们先把将军送回家,看情况再说!”

铁凝霜这才点头。不过她还是咬牙道:“我发誓,爷爷如果有任何闪失,必定亲手宰了那家伙!”

……

秦天推着苏酥,在附近的公园转了一圈。有了这株玉竹,貌似不用再费心的熬安魂汤了。

他决定去古玩市场碰碰运气。如果能买到一些上好的檀香,对苏酥的睡眠一定大有帮助。

来到龙江最大的古玩市场。

他没有急着去里面的店铺。而是在外面的路边摊转悠。

好东西不一定在庙堂,往往隐藏在市井之中。

“秦天?”驻足一个摊位前,秦天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他扭头看去。

“姓秦的,真是你啊!”

“你没死?”

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对面走过来一个满身名牌的年轻人。

他头发梳的油光水滑,大金表闪闪发亮,手臂上还搂着一个妖艳的女郎。

秦天皱了皱眉。

此人他还真的有点印象,叫做苏文斌。

也是苏家的族人,只不过血脉较远,已经边缘化。

当初发生了那件事情,苏酥执意要招秦天做上门丈夫,整个苏家人都反对,只有这个苏文斌表示支持。

因为苏文斌当时在杨玉兰的公司上班,杨玉兰看在他是苏家子弟的份上,给他的待遇很优厚。

苏文斌对苏酥一口一个姐姐,恨不得管杨玉兰叫妈。

一别五年,杨玉兰的公司已经没有了。这个苏文斌看起来,似乎混的更好了。

秦天忍不住眯了眯眼睛。

“苏总,他就是五年前那个吃了天鹅肉,让全城都羡慕的癞蛤蟆秦天吗?”

“还挺痴情的嘛。白天鹅都变成了呆头鹅,他还不离不弃呢。”

“帅哥,你还指望苏大美女能站起来吗?”妖艳女子,言语尖酸。

从前在苏酥面前,她连狗尾巴草都算不上;现在看苏酥瘫傻了,所以洋洋得意。

她搔首弄姿,故意卖弄妖娆的身体。

周围很多人被她吸引,眼睛像苍蝇一样粘在她身上。

苏文斌哈哈大笑,搂着妖艳女子的腰,得意的道:“秦天,这是我的女秘书。”

“怎么样,你如果看上的话,我可以让给你。”

“前提是,你让你老婆把酥玉膏的专利交出来。”

秦天眼神一凛:“你也知道酥玉膏?”

苏文斌冷笑:“如果不是我告密,文成哥也不会知道这件事。”

“现在,我是文成哥公司的副总。文成哥对酥玉膏可是念念不忘,志在必得哦。”

女秘书故作生气,娇羞的道:“苏总,你胡说什么呢!”

“怎么能让人家去陪这种呆头鹅呢,他又不是重要的客户。”

苏文斌呵斥道:“废话。如果能拿到酥玉膏的配方,五百万的奖励,分你一半。”

“真的?”女秘书眼睛亮了起来,摇曳着朝秦天走来:“帅哥,你老婆不行了,不如让我来陪你吧。”

说着,还抛了个媚眼。

秦天冷哼道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配跟苏酥比!”

随手一挥。

劲风起处。

女秘书娇呼后退,差点跌倒。惊魂甫定,她拉着苏文斌撒娇告状:

“苏总,你看看他,竟然凶人家!”

“人家不来了嘛!”

察觉到异样,她生气的道:“苏总,你怎么了?”

“你快说话啊!”

周围的人哈哈大笑!

一个看上去像庄稼汉一样朴实的摊主,拿起一面黄铜镜子,道:“美女,好好看看。”

女秘书看到镜子里面,精心整的鼻子塌了,垫起来的下巴也掉了,像是看到世上最惊悚的事情。

“啊!”

她捂着脸尖叫,落荒而逃。

围观人们一阵大笑。

有人好心提醒:“美女,在哪家做的整容手术,记得去找他们索赔啊。”

“现在这些医院也太没良心了。整的这是什么,一阵风就吹掉了。”

“小子,是你做的手脚?”苏文斌当众丢人,恼怒的冲到秦天面前。

秦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:“苏家的帐,我会一并清算!”

说完不再搭理苏文斌,问旁边那个庄稼汉摊贩:“你那幅画给我看看。”

苏文斌心目中,如今的秦天就是一个落水狗。他可以随意的欺负。

但是不知为何,方才看到秦天的眼神,他竟然心中发凉。

就好像,被死神凝视了一下。

一定是错觉!

“小子,就凭你还要跟苏家算账吗?”

“好得很,过几个小时就是家族晚宴,我们苏家人等着你!”

说完,他咆哮的对庄稼汉摊主说道:“什么破画,拿过来给我瞧瞧!”

“如果是真迹,老子高价收购!”

他这么做,也是摆明了要排挤秦天。

秦天看上的东西,他都要高价抢走。

秦天无所谓,冷笑看着。

朴实的庄稼汉小心翼翼的把画轴交给苏文斌,道:“这可是我祖上传下来的镇家之宝!”

“唉,我这个不肖子孙,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,真是羞先人啊!”

“我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量给这幅画找一个好的归宿。”

“货卖与识家。你如果看不出这幅画的好,那么给多少钱也不卖。”

苏文斌心动了,急忙道:“放心放心。我爷爷最喜欢书画。”

这幅画,关乎今天晚宴上能不能讨苏北山开心,关乎他以后在苏家的地位。

所以他很小心的,打开了卷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