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炼我为药》慕枫夏冰璇章节免费试读 慕枫夏冰璇是什么小说

2020-11-21 13:10:23 主角:慕枫夏冰璇 作者:八异
炼我为药 连载中

炼我为药

作者:八异 主角:慕枫夏冰璇

《炼我为药》慕枫夏冰璇章节免费试读 慕枫夏冰璇是什么小说

《炼我为药》小说介绍

主角叫慕枫夏冰璇的小说叫《炼我为药》,它的作者是八异倾心创作的一本玄幻科幻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吾为不死,亦为不灭;诸天万界,孰敢称尊。...

《炼我为药》小说试读

“怀老,他的一面之词,你相信?”慕枫平静地道。

怀老冷淡道:“难道还另有隐情?”

“事实上,骆妃姑娘的隐疾,我已治好,由于此人忽然对我动手,导致了骆妃姑娘昏迷!”

慕枫抬手指向罗弘毅,轻吐字音道:“你,应该定他的罪!”

“一派胡言!”

罗弘毅断喝一声,冷笑道:

“骆妃的隐疾,寻常灵药师也未必能解决,你一介贱民,怎么解决得了?方才你就是要轻薄骆妃,还不肯认罪吗?”

怀老目光变冷,道:“原来如此,好在罗公子及时赶到,不然骆妃小姐的清誉就要被你毁了!”

“冯城主呢?让他出来见我!”慕枫冷着脸道。

“城主大人他去会见罗都督了,此事若是被他知道,你死几次都不够!我可以大发慈悲,给你个体面的死法,自裁谢罪吧!”怀老淡漠地道。

慕枫看向神色冷漠的怀老以及旁边阴冷的罗弘毅。

他已然明白罗弘毅能轻易闯入房间,绝非巧合。

“自裁谢罪?你配吗?”慕枫冷淡道。

“呵呵,贱民,那我就亲自送你一程!”

罗弘毅舔了舔嘴唇,眉心的七条金纹再次迸发出璀璨的光芒。

只见他右脚蹬地,无形的气浪以他为中心逸散开来。

地面响起刺耳的闷响之音,而罗弘毅如一只矫健的豹子,冲向了慕枫。

“虎咆拳!”

临近慕枫,罗弘毅右手五指紧捏成拳。

源源不断的金色灵力凝聚在拳劲之中,最终显化出淡金色的虎首,张牙咧嘴,仰天咆哮。

旁观的怀老,看见罗弘毅脖颈处闪烁金芒的血脉瞬间,瞳孔微缩。

随后,他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向慕枫。

罗弘毅连血脉的力量都调动了,这慕枫将会死的很惨。

慕枫神色平静,眉心亮起六条金纹,与此同时,隐藏着的两条血脉尽数爆发。

慕枫同样是轰出一拳,滚滚灵力萦绕在他的拳劲之中,呈现两种不同的颜色。

金、土双系血脉能量同时爆发出来,其声势浩浩荡荡如江海奔腾,竟直接盖过了罗弘毅的虎咆拳。

轰!

双拳碰撞在一起,爆发出强烈的罡风,朝着四周席卷,周围的桌椅都纷纷被掀翻。

罗弘毅惨叫一声,倒飞而出,撞在后方的粗木柱上。

“我的手啊!”

罗弘毅捂住右臂,满地打滚。

只见他的整只右臂因承受不住恐怖的力量,扭曲成了数段。

森森白骨都露出在血肉外面,看上去凄惨而可怖。

怀老呆若木鸡,他死死地盯着慕枫。

若他没看错的话,方才慕枫显露出了两条不同的血脉。

此子不仅是血脉武者,而且还拥有双系血脉。

“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,也配说我是贱民!”

慕枫眼中杀机沸腾,大踏步走向罗弘毅,右脚猛地踏在罗弘毅的脑门上。

罗弘毅大怒,奋力挣扎,却挣脱不开,只能发出呜呜的惨叫声。

“大胆,还不放开罗公子!”

怀老回过神来后,大喝一声,便是对慕枫背后轰出一掌。

凌厉的劲风自慕枫背后席卷而来。

慕枫心脏狂跳,浓烈的危机感袭上心头。

他第一时间调动金刚体印,无数的金色印记如游鱼般环绕周身。

然后,他反身便是轰出一拳。

拳掌交触,灵力狂泄!

慕枫周身的金色印记被蛮横地撕裂。

慕枫闷哼一声,倒退十多步,脊背狠狠地撞在身后的墙壁上,吼间一甜,一口鲜血吐出。

他看向怀老,发现后者眉心有十条金纹,相互交映。

“命脉十重强者?”慕枫脸色微变。

“慕枫你太过分了,今日我就代城主好好教训你!”

怀老眼中杀机浓郁,冲向慕枫,命脉十重的力量完全爆发出来。

慕枫并未与怀老过多纠缠,而是施展了万影无踪,化作一道黑影,离开了此地。

他虽然拥有双系血脉,但本质上只是命脉六重的修为,与怀老差距太大。

若是与其纠缠下去,很可能就会死在这里。

怀老一拳轰在了慕枫身上,才发现击中的只是一道残影。

而真正的慕枫已经离开了。

怀老追出房间外,却再也发现不了慕枫任何踪迹。

“好高明的身法!”怀老脸色难看。

“怀老,快带我去找我父亲!此子一定要死,决不能让他离开城主府。”

罗弘毅捂着受伤的右臂,面目狰狞地吼道。

此子竟敢废他的手臂,他绝不能就这样算了。

怀老心中杀机比罗弘毅更加浓烈。

此子身具双系血脉,天赋太可怕了,未来成长起来,将对他有极大的威胁。

必须要将此子消灭在摇篮之中,以绝后患。

两人达成一致后,怀老吩咐侍女将昏迷的冯骆妃安置好,他便是带着罗弘毅急匆匆走向会客大厅。

会客大厅中,冯星澜和罗宏宝两人相对而坐,旁边端茶送水的下人,噤若寒蝉。

“罗都督,就算你求情也无用!罗阳屏无视城主府的规矩,总要尝些苦头,才会长记性!”冯星澜淡淡地道。

罗宏宝目光阴鸷地道:“城主,阳屏固然有错,但还不至于被打入死牢吧!”

“你觉得我该如何?”冯星澜目光平静。

“你派人放他出来,我亲自教训他,并且向你低头认错!”罗宏宝目光闪烁道。

冯星澜右手食指轻敲桌面,摇头不语。

罗宏宝冷声道:“城主,边城最近盗匪猖獗,若没我罗家军镇守,早乱了!我希望城主你能好好考虑清楚!”

冯星澜脸色大变,这罗宏宝已经是**裸地要挟他了。

潼阳城的边境,盗匪肆虐,无恶不作。

边境向来由罗家军镇守,近年来,相安无事。

若罗宏宝因此事,撤走罗家军的话,边境必定大乱。

现在,罗宏宝以此要挟,令冯星澜很是恼怒。

正当两人陷入僵局的时候,大厅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引起了两人注意。

只见怀老搀着罗弘毅匆匆走了进来。

在发现罗弘毅受伤的时候,冯星澜目光惊愕。

罗宏宝则是猛地站起身来,快步走了上去。

“弘毅,你的手是谁伤的?”罗宏宝脸色惊怒地问道。

“父亲,您要为我做主,都是慕枫那杂碎搞的!”罗弘毅满脸怨恨地控诉道。

“慕枫?”

罗宏宝蹙眉,那慕枫是李家弃子,是个废物,怎么可能伤得了罗弘毅呢?

“此子隐藏了修为,以治疗的名义轻薄骆妃,被我及时阻止。”罗弘毅沉声道。

“什么?骆妃人呢?”冯星澜大惊,不由站起了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