弃少归来林君河苏敏菁 弃少归来小说免费阅读

2020-11-21 14:11:10 主角:林君河苏敏菁 作者:桔梗
弃少归来 连载中

弃少归来

作者:桔梗 主角:林君河苏敏菁

弃少归来林君河苏敏菁 弃少归来小说免费阅读

《弃少归来》小说介绍

主角叫林君河苏敏菁的书名叫《弃少归来》,是作者桔梗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代仙尊,惨遭背叛,死在最爱的女人手里。意外重生都市,却成为一个吸毒的弃少。本想潜心修炼,重回一世之巅,九天十地唯我独尊,却因身边的美女而麻烦不断。不对,我怎么突然多了一个老婆?!是要当一个禽兽,还是一个禽兽不如的人,林君河感到很纠结。...

《弃少归来》小说试读

不得不说,秦业的白色法拉利488还是很骚包的,一路炸街而去,吸引了无数妹子的注目。 这种感觉让林君河感觉也挺不错的,虽然这玩意速度肯定是比不上飞剑的,但是也别有一番味道。 自己前世在地球上的时候一直在潜心修炼,生活过得跟个原始人似得,这倒是不错的体验。 二十分钟后,林君河就跟秦业一起进了红马俱乐部。 这红马俱乐部,林君河记忆之中印象还是十分深刻的,本市非常豪华的一家俱乐部,自己以前没少跟狐朋狗友在这里玩过。 这边最有特色的地方,就是有着一个赛马场,不少富二代都养了纯血马进行赛马。 不过自己父母死得早,在林家不是很手重视,自然是没那个余钱养一匹有血统的赛马玩的。 林君河一进去,一个狐媚的女人就朝着他迎了过来。 那女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,右眼眼角有一颗泪痣,让她比起其他的成**人还多了一丝特殊的魅力在里边。 “林大少,秦大少,你们可是好久没来玩了啊,是嫌弃我们这里不够有意思吗?”女人咯咯的笑着,风情万种。 “哪儿能啊,红姐,我们这不就来了么?”秦业笑了笑,还颇有深意的看了旁边的林君河一眼。 因为林君河以前可是对这个红姐很感兴趣的,还追求过她,虽然最后失败了。 不过,让他感觉意外的是,这次林君河见到红姐,却没有跟以前一样流口水,而是一脸的淡然。 “周少峰在这里么?我们找他有事情。”林君河淡淡道。 他对红姐没有太大的兴趣,同时也在心里暗骂这幅身体原来的主人有眼无珠。 不管怎么看,楚默心都比这个红姐漂亮太多。 而他放着家里这么漂亮的老婆不要,跑来这里花天酒地还追求这个红姐,真是脑子给驴踹了。 看到林君河今天见了自己居然这么淡定,红姐也是有些意外,不过林君河不烦她,她自然是乐得清闲,便笑了笑道:“周大少啊,他现在正在赛马场呢。” “是么。” 林君河淡淡回了一句,直接就朝着赛马场走去。 秦业赶紧追赶了上去,讶异的道:“君河,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,以前不是巴不得跟红姐多呆一会儿的么?” “今天我是来找周少峰的。” 林君河摇了摇头,快步向前,出了走廊,突然一片廓然开朗。 一个有足球场大的赛马场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。 赛马场里,有不少富家子弟在三五成群的说笑,还有少数的人在骑马。 林君河一眼就看到了周少峰,昨天那个抢着给自己拍了一大堆照片的人。 此时,周少峰正骑在一批棕红色的马上,穿着一身赛马服,气质非凡。 嘴角划过一抹冷笑,林君河从地上拾起了一块小石子,朝着那边走了过去。 “君河,要不我们也搞匹马骑一会儿?这里真的好久没来了。” 秦业正有些兴奋的说着,却见林君河突然右手猛的朝着前方一甩。 而后,正在小跑的一匹红马突然发出一声悲鸣,扑倒在地,骑在它身上的人直接飞了出去。 “君河,你,你在做什么……”秦业有点傻眼了。 这要是一个弄不好,可是会出人命的啊! “找他问话。”林君河平静的开口,朝着被摔下了马的周少峰走了过去。 秦业彻底懵逼了,今天这林君河不对劲啊,怎么跟变了个人似得。 要是换成以前,林君河见了周少峰肯定马上就屁颠屁颠的上去称兄道弟了,因为周少峰在周家的待遇可比林君河在林家的待遇好多了。 此时,周少峰从马上摔下来,只感觉自己**都快坐裂了。 还好刚才骑马的速度不是很快,不然现在非得骨头都给摔掉几根不可。 揉着**龇牙咧嘴的站了起来,周少峰一抬头,就见到了林君河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己,不由得一惊。 “林君河?你怎么在这里?” 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?” 林君河嘴角划过一抹冷笑,眼神冰冷的瞥过周少峰:“昨天晚上,你拍照拍得很起劲是吧,告诉我,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。” “你,你在说什么我不懂。” 周少峰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恼怒的道:“你自己做下这种畜生行径,正好被我们撞见了,你还想狡辩是吗?” “好你个林君河,你现在不呆在林家好好认错悔过,你还来找我兴师问罪,我可真看错你了,你真是个不知悔改的小畜生!” “小畜生?”林君河眼中闪过一丝寒意:“这里确实有一个,不过不是我。” 说罢,林君河直接一耳光甩在了周少峰的脸上。 “林君河,你敢打我?” 周少峰大怒,连忙就想还手,但是林君河马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口,让他连气都喘不过来。 “打你怎么了?” 林君河一脸戏谑,反手又是两巴掌甩了过去:“从马上摔下来没残废,你的运气倒是不错。” “你什么意思,这是你干的?”周少峰脸色大变,感觉面前这个林君河无比的陌生。 他还是那个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废人林君河么? “是**的又怎么样?”林君河一笑,瞥了那匹马一眼,淡淡道:“就像你陷害我一样,我不说,所有人都只当是那匹马发疯了罢了。” “你!”周少峰心里莫名的闪过一丝恐惧,这林君河真是疯了。 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周少峰咬牙,有些后悔今天跑来这里玩了。 其实早在今天早上,林天琅就给自己打过电话,让自己这个星期最好呆在家里别出来,或者先去别的城市散散心。 但是自己也没放在心上,因为林君河就一个废人罢了,他还能对自己怎么样不成? 但是现在看来,自己真是大错特错。 “怎么样?我想想,先跪下说话吧。”林君河淡淡开口,一脚踹在了周少峰的膝盖上,强迫着他跪倒在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