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两个小甜?

这是我最不愿意听见的声音,可还是来了,说实话,到现在我还宁愿相信这只是个巧合而已,是不是小甜又碰见了老鼠呢?

我尝试着问了一句:“小甜,咋了?”

等了半分钟,也没人回答,我就又问了一句,照样还是没反应。这咋回事啊,这堵墙没啥隔音效果,小甜肯定能听见我说话的,她咋不吭声呢?

正在我想的出神儿,墙又被敲响了。

“小甜!”我喊了一声,可墙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回应,这是啥情况,她该不会出啥事吧?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,就再也躺不住了,慌忙蹬了条裤子,去了小甜那屋。跟昨天晚上一样,她的屋门还是虚掩的,好像就是为了等我。

今天晚上是阴天,没有月亮,我推门进去的时候,屋里漆黑一片,适应了几秒,隐约能够看到床。

“小甜,刚……你喊我?”我问了一句,没人回答,也不知咋的,我突然感觉屋里一阵清冷,心里头也莫名的直犯嘀咕,条件反射般就伸手去摸灯线,手上也没咋用力,门口的灯线竟被扯断了。

小甜为啥一直不吭声呢,难道她是怕爷爷听见,可悄悄地回一句话也不至于啊。我摸索着到床边坐下来,才看清楚小甜的被子掀开到一边,床上没人。

她好像不在屋里。

这就怪了,大半夜的,她一小女生能去哪儿?如果她不在,刚才敲墙的又是谁呢?

正当我想的投入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有个人从后边抱住了我,这太突然了,我都被吓了一跳。夏天穿的薄,她又这么贴着我,我能够感觉到她的慌乱和急促的呼吸,我刚才进屋那一阵清冷也跟着消失了。

“小甜,刚才你喊我?”

她没说话,只是点头,我能感觉到。

其实,我这一句问话也是想要自己能够冷静下来,毕竟昨天晚上小甜才刚说过,她还没准备好。可是现在她抱我抱得这么紧,而且跟昨天晚上不太一样的是,她上边好像没有穿那东西,我这十七八岁血气方刚的年龄,在想到老烟杆那句“看准机会就下手”的时候,像是得到了充分的理由,有些失控。

我握着她的手,她的手冰凉,小甜一直有这个毛病,即便是夏天,她的手还是那么凉。然后,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,小甜喜欢穿很宽松的衣服,这无疑是掩盖了她的身材,到现在,我才发现,其实她的身材很棒,要啥有啥。

说真的,我激动了,旁边的洗脸盆都被我给蹭掉在地上,发出咣咣当当几声,格外刺耳。

糟了,外边传来脚步声,我屏住呼吸,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脚步声落到这屋门口,问:“小甜,没事儿吧?”

刚才的动静有点儿大,把爷爷给吵醒了,虽然现在的情况算是在爷爷和老烟杆的计划当中,可要被爷爷发现我和小甜现在做的事,他恐怕还是会赶小甜走的。

我对怀里的小甜微微地摇了摇头,让她别吭声,她点头,没说话。

“小姑娘啊,你是大学生,新人不去旧人归是啥意思,你比我清楚……你要是没睡着,就听我老汉一句劝,明儿个一早你还是走吧,我让阳娃送送你,俺这穷山疙瘩的,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爷爷说完停了一会儿,没再说啥,就走了。

等爷爷回屋关门之后,小甜冲我摇了摇头,她的意思我明白,她不想走。不过,当我这么看着她的时候,总觉得好像哪里有点儿别扭,屋里头光线暗,具体哪里别扭,我也不清楚,更何况,也顾不着弄清楚。

一阵火热之后,正当关键时候,屋门突然被人推了几下,似乎是推不开,外边的人嘀咕了什么,敲了敲门。

说实话,又一次听到敲门声,我都有些想要骂娘了,真的,可是当我准备骂的时候,外边竟传来这么一个声音。

“张阳,是你在屋里吗?”没错,外边是小甜的声音,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不是在我怀里,而是在门外头。

我懵了,真的我在这一瞬间大脑短路了,低头一看,确实是小甜的模样,她的脸颊羞红,在我看了她一眼之后,她显得很害羞,把头埋了起来。

难道是我听错了,这怎么可能呢,人在屋里,声音在外边,太邪乎了吧?

我想了想,问怀里的小甜,刚才有没有听见外边的声音。小甜只是摇头,她显得很害怕,缩在我怀里,有些发抖,女孩子越是这样,就越能燃起男人保护的欲望。

我把她搂的更紧了,想了最近的经历,心说外边会不会是啥不干净的东西,比如说那个催命的老头,想到这儿我心中就一阵发寒。

“张阳,你在跟谁说话呢?”外边又传来这么一句,的确是小甜的声音,这次我听得是真真切切。

似乎是见我不说话,外边那人开始敲门,声音越来越急。怀里的小甜被吓得不轻,我紧紧地抱着她,深吸了一口气,给自己壮了壮胆,对外边那人说道:“你有啥事冲我来,别球装神弄鬼吓人!”

外边的她好像有些吃惊,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张阳,你干什么呢?我是小甜啊,我肚子不舒服,刚上厕所了,外边有点儿凉,你快开门儿啊。”

“别骗我了,以前你能假扮成杨爷爷的模样害我,现在就能模仿小甜的声音,我才不会再上你的当呢!门上有门神,窗户上也有神砂房檐土,你进不来的!”其实,这屋窗户上没有糊上那种泥巴,我这么说,就是为了吓唬他,毕竟那天奶奶也这么说过,当时他就进不了我家院子的。

“行了,张阳,我不喜欢这种玩笑。你要再这样,寒假我就不带你见我爸妈了……”她这么说,好像是有些生气了,没错,我俩的确说好了来着,寒假是要一块去她家的。

它咋会连这个都知道?

我开始有些怀疑,就冲外边说:“小甜现在就在我怀里呢,别以为你说了这些我就会相信你!”

“什么……张阳,我在外边呢,你好好看清楚了,你怀里是谁?”外边的小甜说话的语气有些慌乱了。

我低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眼,是小甜没错,我低声跟她说:“小甜,你别怕,她进不来的!”

这小甜还是点头,没有说话,那张脸下意识的埋了下去。

说真的,我这句话并不算是关心,而是试探,试探之后,我开始有些怕了。因为冷静下来之后,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想了一遍。至始至终,跟我缠绵的这个小甜都没说一句话,哪怕是一个字,我原来想着她怕被爷爷发现,不敢吭声。可现在看来,并不是这样的,小甜昨晚就跟我说过,她肚子有点儿不太舒服,可能山里头水太重,她有些水土不服,所以,半夜她去了厕所,面前这个小甜就进屋了,还敲了墙。

这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了,当我想清楚,准备脱身的时候,才发现怀里的小甜还在紧紧地抱着我,她整个人就像个八爪鱼似的,将我缠得那叫一个紧,推都推不掉,衣服都快给弄没了。

我真的是后悔不已,想想刚才办的事就后怕,想要喊救命,可一条湿滑的东西没入了我喉咙,想躲都躲不开。

几乎是同一时间,一束手电光线从窗户那边照进来,手电光线晃晃悠悠,从她的脸上扫过,当我真正看清楚她那张脸的时候,彻底惊呆了。

咋……咋会是她?